舞劍塵之東拼西湊

關於部落格
看透一切的智慧,也只會讓你更抓不住身邊的事物,一個人如果想要獲的幸福,那就要在適當的時候……作適當的事!
  • 17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 穿透冰風暴的視野 撰文=王志仁.黃逸華

轉 穿透冰風暴的視野 撰文=王志仁.黃逸華

穿透冰風暴的視野

網路股重挫,原先瘋狂看好的報章雜誌瞬間轉向, 保守的舊經濟價值投資論者,再度抬頭。 Internet──這一波改變人類歷史最深刻的發明,是否就此幻滅? 經營網路公司的創業者,如何面對未來? 且聽經過大風大浪的經濟學者與矽谷人,怎麼說?撰文=王志仁.黃逸華

彼得杜拉克: 下台的不是新經濟--而是舊經濟學…… 對於全世界的經營者來說,「新經濟」與「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是兩個幾近天諭的神聖字眼; 前者已經席捲了整個世界:企業名稱不放個e字首,似乎就將被歸類成即將被淘汰的傳統產業; 後者,則是事業成功經營的入場券:有了杜拉克,雖不保證事業有成;但是沒有了杜拉克,肯定距離成功很遠。 到底有沒有新經濟?聽聽年過九旬、經歷多次經濟循環的杜拉克意見,我們有不同收穫。
美國由九年初持續至今年四月、長達108個月的經濟成長熱潮,被稱為新經濟,但是當彼得杜拉克遇見新經濟,會是個什麼模樣?
以杜拉克的說法來說,「如果你說的新經濟,指的是一種永不止歇的繁榮,我並不覺得新經濟真的存在!」他舉1830年代德國因鐵路熱而出現的「創業年代 Founders Year)」為例,在當時,經濟與科技層面都出現了根本性的變化,財富遍地,這種讓人陶醉的好日子也的確持續了好長一段時日,但終在大家最看好時幻滅。 1860年代也有過這種好日子,直到1970年代維也納證券交易所的大崩盤演變成世界性災難後才終止。延續六、七年,甚至十年的經濟榮景,在近代歷史上並 非少見,但永遠的繁榮,從未存在,未來也似乎不會擁有。
雖然杜拉客認為世界上沒有打不倒的新經濟,但他卻鄭重提醒,經濟學的某些基本假設,在網路時代來臨之際已被推翻,「我們需要一套全新的經濟理論,」他說。
他以四種舊經濟學的基本假設,舉例說明。
第一個詰疑:傳統經濟學認為,國家的經濟是一個獨立的整體,國家透過貨幣與稅務政策,就可以決定了所有個人與企業的行為。杜拉客認為,這一基本假設,無視於網路社會全球化的趨勢。他在大西洋月刊的專文中舉例,一家位於俄亥俄州Dayton的瓷器廠,供應該地區餐飲業餐具,三代經營下來,生意穩定,但沒想到,就因為一位客戶在網路上發覺了一家位於丹麥的供應商,能提供品質更好、價格卻更低的產品,一夜之間,這家三代累積的瓷器廠幾乎失去了全部客戶。國家政策不會在一夜之間改變,但海外的競爭者卻可以輕易改變你的命運。


資訊的價值來源於分享


第二個詰疑:傳統經濟學認為,企業的價值來自於產品的稀有性(Scarcity)-當市場上只有你能供應這種產品,你公司的價值越高。所以企業努力形成獨 佔優勢,以取得產品最好的售價。杜拉客則認為,這項定律對實體產品確實有用(想想Wintel架構中的兩大),但對網路社會中最值錢的產品-「資訊」,卻 一點用也沒有。杜拉克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以親身實例指出兩家公司對資訊認知的不同。一家是每次他由洛杉磯機場開車回家時必「上」的網路公司,他從網頁 上查詢地圖與駕駛方向指南,「它從不收我一分錢」,它們從地圖上的廣告中,收到營收;另一家公司,是他最喜愛看的報紙,最近卻處心積慮的向消費者兜售網上 電子版,「它們完全錯了,」杜拉克指出:「它們應該免費奉送,以加大訂戶的規模。」
第三個詰疑:傳統經濟學認為,貨物一賣到消費者手上,就失去了價值。公司不會在乎已賣掉多少貨,因為錢已收進來;公司會關心即將賣出去的產品,因為那是還 未實現的價值。杜拉克同樣指出,這項定律,同樣不適用於「資訊」-「恰好相反,你不會擁有『資訊』,除非你分享(share)給別人,」他以美國高科技業 舉例:矽谷近年的繁榮,不在他們賣了更多產品,而在矽谷與世界「分享」了資訊,他預測,全球分給矽谷人的年收入,佔他們所得40%以上。


經營者要學會尊重員工


第四個詰疑:傳統經濟學認為,生產力、就業率與物價,是三道同步的平行線,當生產力提高,可以增加工作機會,也帶動物價上漲與通貨膨脹。反之,當物價高漲,購買力降低,企業生產水準也下滑,為了緊縮管銷,不再增加工作機會,就業率也隨之走低。杜拉克指出,這現象於20世紀初就已備受考驗,自1918年以 來,農業與礦業產品售價,每年平均以1%的速度往下走跌,農業就業人口自一次大戰後就幾近絕跡,但這些企業的生產力卻爆炸似地成長。而這個現象,正重演在 今天的美國製造業身上:四十年前後艾森豪時代,美國製造業工作人數佔就業人口35%,今日已降至18%,但全部製造業的生產力卻陡增了三倍,而產品售價也 以每年平均1%的速度下滑,「這就是為什麼高經濟成長,通貨膨脹卻始終不來的理由,」他指出。
在這波新經濟風潮中,除了不斷出現的青年創業家之外,各個企業也開始嘗試提供更高的經濟報酬來留住以智識工作為主的員工,但杜拉克對於這種作法的評價似乎並不高。
杜拉克指出,許多下班後跟著他學習管理的企業高階主管,在課堂上並不快樂。他細心訪查的結果,發現讓他們抑鬱的主要理由,就是企業將這些主管當成是日領薪 資的奴工(peon),而非專業工作者(professional)。更讓他們感到被冒犯的理由,卻是因為財務主管認為可以用更高的薪水與「股票選擇權」 stock option)來「賄酪」他們。杜拉克指出,對專業的不尊重,導致了矽谷公司裡的超高離職率,多數矽谷公司的離職率達到三成,而這導致公司人力資源的成 本,到達了天文數字。


應該談論的是『責任』


賄賂智識員工的作法到頭來會毫無效用,因為,這些掌握關鍵知識的智識員工會繼續期望分享他們的工作所帶來的經濟果實,但是,即便是經濟果實,也需要一段時 間才能成熟,「不消十年,將『股價』當成第一目標的公司,將會招致惡果。」他認為,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公司要將自己經營成一個可以吸引智識員工停留、貢獻的機構,「光是滿足員工的貪慾,是無法做到這一點的,而應該滿足員工的價值,並且給予他們適當的社會認知以及社會權力,要達到這一點就必須將員工從『附屬品』轉換成『同事』,從『僱員』變成『夥伴』
杜拉克建議所有未來公司都應停止使用「授權」(empowerment)的觀念,因為將某個權力從此處搬到他處,都還是上對下「行使權力」的結果,「每個工作者應該談論的是『責任』,」他指出:這也是為什麼吸引、留住員工最成功的組織都是「非營利性組織」(the nonprofits),「正因為無關錢財回報,工作的滿足感才會變大,」杜拉克提醒。
新經濟,也許是一個簡化的字眼,肯定讓許多經濟學家不以為然,但我們進入一個新的經濟時代,卻已是事實。企業價值改變、產品價值改變、競爭對手改變、組織運作改變…… NASDAQ股市的回挫,警醒了過去的贏家,也給了過去的輸家,一個大步追上的機會。


保羅˙克魯曼(普林斯敦大學經濟學教授):
不出兩年我們就會有 「新新經濟」!
未卜先知亞洲金融風暴,讓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 成為全球知名度最高的經濟學家。身為一位言詞犀利的專欄作者, 他同時也是敏銳的社會生活觀察家, 面對這一場巨變,他自然有話要說……
剛從麻省理工學院轉檯到普林斯敦大學的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大概是經濟學界最有名的「烏鴉嘴」,當年曾預言亞洲金融危機的發生,又鐵口直斷亞洲新興工業國家的「經濟奇蹟」缺少技術和創新的基礎,榮景必定難以持久。偏偏克魯曼的觀察與預測又有很高的準確性,讓許多人對他抱著愛恨交加的矛盾情結。
倒是這一波眾人多所疑慮的「新經濟」,克魯曼反而給予高度的肯定。克魯曼認為,某種程度來說,新經濟是一直存在的。大量技術創新所導致的新產業、新產品持 續不斷地湧現,已有一百五十年以上的歷史。但是克魯曼並不認為當代經濟創新的速度加快了,反而是有減緩的趨勢,原因是創新的領域,幾乎都集中在微電子相關 的部門。


真正控球的是矽!


克魯曼指出,兩個世紀之交的90年代末期,和二十世紀60年代後期的經濟景況有幾分類似:生產力每年有23%的健康成長,失業率下降到4%的水平,實質薪資成長率則不斷地提高。
克魯曼認為,數位科技的使用,和整個經濟部門的生產力往上提昇,有著密切的關係。「真正控球的是矽!(It's been primarily silicon that has been carrying the ball!),」克魯曼說。但是資訊科技的使用,也絕非帶動這一批新經濟起飛的唯一因素,同樣運用大量資訊科技的日本,就在網路世紀遠遠地落後。
克魯曼認為,即使美國股市大幅回檔,也不至於踏上日本的後塵──股市的榮景不再,經濟的長期蕭條接踵而至。克魯曼指出,1980年代後期,日本的生產力成 長已面臨逐年遞減的窘境,而現今的美國,則正處於產業規模與生產力同步起飛的階段;其次,與日本相較,美國的人力資源供給是非常具有優勢的。在資訊產業急 速擴張,生產力逐年擴充的時候,需要足夠的人力資源來支援產能上的需要;此外,美國企業的利潤增加,得以持續投注資金在進一步的投資,將可使美國繼續維持 在高投資比率的經濟環境中。
換言之,宣稱美國經濟就此完蛋了,克魯曼覺得是言過其實,不需過度緊張。


切莫見樹不見林


但是克魯曼也認為,現階段新經濟的「神奇功效」,也有被誇大之嫌。克魯曼指出,資訊科技與網際網路的發展,看起來讓人目眩神迷,但是仍然只占人類整體經濟生活的一小部份,對經濟生產力的貢獻,也就還談不上是「革命性的」。「但是我們看似平順的生產力成長,其實都是特定經濟部門的革命性發展所促成的,」克魯曼說。換句話說,資訊科技的一大步,目前仍只是經濟生產力增長的一小步而已。
新經濟的「神奇功效」被誇大,大半和股市狂熱有關,克魯曼說。「股價一旦上漲,我們便開始宣揚萬事皆美好,因為我們宣揚萬事皆美好,對股價回過頭來便有火上加油的效果!」。
所以,新經濟結束了嗎?「才剛要開始呢,」克魯曼說。以他二十年來的經驗,「預言大師」克魯曼再次發出預言:或許不出兩年,我們就會有「新新經濟」的出現。


曾煥哲(華晶創投經理人): 一半的公司,原本就不應上市……
身處風暴的中央,創投育成公司能以不變應萬變嗎?
國內最知名的Internet創投家--華晶創投經理人曾煥哲如何看NASDAQ跌勢?
他如何看待未來網路股的優勝劣敗?
「我對網路革命的信心,不曾稍減,」曾煥哲說。
美國網路股大地震,連遠在半個地球外,隔著一個太平洋的台灣都感受到餘震的威力,股市跟著下跌了一千多點。曾煥哲所主持的華晶創投(Crystal Internet Venture),專精於網路事業的投資,正好位處地震的震央,理應最能感受到這場地震的威力。但是曾煥哲說,會有這樣的一天,早在預期之中。
曾煥哲認為,股票本來就不可能永遠上漲,股價和網際網路的發展也沒有太大的關係,過去沒有,未來也不會有什麼關係。網際網路是一場革命,股價,只是這場革 命的指標之一,但不是最重要的議題。此外,對真正的創投而言,投資的是價值,而非市場,股市震盪只會讓網路公司真正的價值顯現,去除掉市場非理性的期望, 未嘗不是健康的發展。


激情過後的調整階段


曾煥哲指出,在那斯達克掛牌的網路公司,有半數以上根本就不該上市,股價暴跌並不讓人意外,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過多體質欠佳的網路上市,對網路產業的不 良影響,不僅止於個別網路公司的股價漲跌,而是廣及整個產業。曾煥哲舉自去年十月以來,股價一路由86美元下跌到4.5美元,跌幅達94.8% eToys為例(最近有多家媒體報導,eToys為華晶創投的投資組合之一,但實際上華晶創投所投資的是BabyCenter這家公司。)營業範圍相似 eToys事實上可以算是網路零售業表現最好的公司之一,但是由於股市對網路市場投注了過多熱情和資金,競爭力強的網路公司可以打敗沒有競爭力的網路公 司,卻沒有辦法打敗過多的熱錢所帶來的混亂。資金過度集中在網路公司,讓沒有良好經營模式的公司在市場上以不成比例的資金搶佔短期的市場,反而使「正派經 營」的eToys在營運上出現了困境。「烏合之眾式的狂熱,無關緊要(The mob mentality never helps),」曾煥哲說。
這一兩年內,網路發展的甚至會更勝以往,也會變得更成熟。網路的內涵會變得更實在、更成熟。美國網路股的下挫對亞洲網際網路的發展,短期或許會造成一些恐慌,長期來看,毫無影響,曾煥哲說。


普拉摩(史丹佛大學工學院長): 創新的經濟,豈會被逆轉!
六十年前,當時的史丹佛工學院長特曼(Frederic Terman)撒下種子, 貸款給子弟兵創業,將校地出租給新創公司使用,肇始今日矽谷。
承擔風險、開創事業、實現自我、改變世界,是史丹佛人共同的信仰, 並以行動促成事實,成為新經濟的主力推手之一。
面對愈來愈多質疑新經濟是泡沫的聲音,新任史丹佛工學院長普拉摩 Jim Plummer)在百忙中撥出半小時,與《數位時代》分享他的觀點。
美國納斯達克指數四月中出現歷史性巨幅跌勢,多數網路公司股價腰斬,甚至有人悲觀地認為這已經是崩盤,更是新經濟泡沫破滅的開始,但史丹佛大學工學院院長普拉摩(Jim Plummer)卻有不同看法。「我不認為這一波網路股的大幅回檔,會逆轉新經濟的發展趨勢,或減緩它的腳步。許多網路公司或許會被淘汰,只要創新的想法和敢冒險的創業家不斷出現,其中必然有一些能帶來新的改變,推動新經濟繼續走下去。」
普拉摩強調,新經濟正在成形,同時散佈到世界各地,因為「新經濟的本質就是資訊,所以傳遞速度快,且以同樣的腳步改變我們所處的環境,包含產業和教育等。」


過多熱情和資金


普拉摩以任教的史丹福大學為例,「早期史丹福學生畢業,都想進入AT&T的貝爾實驗室(諾貝爾物理學得主搖籃,電晶體就是在此發明)、IBM的華 生(Thomas WatsonIBM創辦人)實驗室或全錄的PARC實驗室(矽谷最知名的研究中心,滑鼠和視窗軟體發源地),希望在那裡發明新技術,進而改變全世界。」 而現在,「史丹福畢業生改用創業實現他們的雄心壯志,像是昇陽電腦、思科和雅虎,都是史丹福校友的傑作,思科最近還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業。
這些公司在二十年前根本不存在,但現在卻具備全球性的產業影響力,證明由科技帶頭的新經濟的確存在。」


新經濟改變了教育環境


史丹福大學對於新經濟的樂觀,表現在教授和學生的行動上。史丹福大學一向電機系學生人數最多,現在卻有愈來愈多大學部學生主修電腦科學,人數直逼電機系, 當中有很多同時選修商學院的課程。普拉摩分析,這些學生是在為創業做準備。為此,史丹福今年準備成立新科系,課程內容涵蓋電腦、電機和企業管理,來滿足學 生需求。
「我們不會告訴學生什麼應當作,什麼不應當,我們也不會提供資金或是超越學校角色的資源,」普拉摩強調,「對於這些有志創業的年輕學生,除了極少數明顯沒有機會的個案,我們也不會勸阻。因為我們對成功這件事,有更大的看法,我們相信在整個創業過程中所吸收到的經驗,本身就是一種正面的價值。
此外,針對在外工作或創業,沒有時間回學校進修的企業人,史丹福也開辦遠距教學課程,將各學院的碩士班上課內容錄下來,經過數位化後,將這些教學材料放到 內部網路上,不僅符合學生需要,也加速各種新知識的傳播和交流。普拉摩認為當中將衍生出很多新的機會,包含新的創意、新的技術和新的事業,都更有機會被創 造出來,「我們透過網路完成這件事情,這在過去是作不到的。」
網路新經濟的來臨,也對教育本身構成挑戰,從內容到形式,都面臨調整壓力。普拉摩比較,新經濟改變教育的環境,從過去由上往下的方式,轉成由下往上的方 式,接受教育的人有更多自主和選擇,提供教育的人要有更清楚的市場概念,雙方的調整會再加速資訊的流通和創新,「這件事不是泡沫,這件事是我每天所面臨的挑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